文学园地

银杏树下忆恩师

作者:汪礼祥(1995届校友)    发表时间:2022-03-06    浏览次数:3665  次

       桐中三年生活,始自一阵桂花香,最爱的是银杏树,最忆的是各具神采的老师。

       1992年开学,我背着几本书,到桐中报到。站在桐滆溪边,望着“勉成国器”匾额,忽然一阵秋风刮,送来一阵甜香,这是什么香啊?若干年后,才知道是桂花香。

       三秋过后,去锅炉房打水,经过一棵大树,被一片耀眼的金黄惊到。走近才知,原来是姚鼐(1732-1815)手植银杏。自此每次经过,都要多看一眼,慕先贤而心向往之。

2022030601.png

       我们是桐中的新人,梅万生老师是新调来的老师。新的老师和新的同学,按身高排队,以此排座位,坐好之后,老师唱“红梅花儿开”,我们鼓掌“真精彩”。二楼是教室,隔壁教室楼下是男生宿舍,二点一线搞定一切。四十来个男生,二十多张上下铺,睡一间大教室,令人耳目一新;及至老师上课,更是风格迥异,令人印象深刻。老师们的神韵如画,刻在脑中,历久弥新,请让我试着一一道来。

       高一数学是彭鸣皋老师,老先生一头白发,一副眼镜,一看就学问精深,敦敦实实,踱步沉稳,半人高的三角板不离手,庄子《庖丁解牛》不离口“彼节者有间,而刀刃者无厚;以无厚入有间,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”、“动刀甚微,謋然已解,如土委地。提刀而立,为之四顾,为之踌躇满志,善刀而藏之”,先生潇洒至极。

       第一次月考之后,有同学提议,请先生多布置作业,多出几张卷子,先生淡然一笑,说出令人震惊的话“我出的卷子,平时练习都做过的,拿到100分,再去做课外题目;拿不到100分,就不要做课外题目了,贪多嚼不烂。”不管别人信不信,我们都被先生的自信慑服,从此认认真真,扎实搞懂每一个点。

       多年以后,在渡江战役指挥部旧址,偶遇彭老师与人下棋(八十岁了),气定神闲,精神矍铄,棋技高超。老师喜爱《庖丁解牛》,深得《庄子.养生主》精髓哉。

2022030602.png

刘和权老师和大女儿

       高二数学是刘和权老师,个子高,头发少,超爱笑,每节课的提问虚虚实实,逗得我们难辨真假。先生习惯身子朝后一仰,仿佛让我们看清黑板,眼睛朝上一望,喷薄而出的口头禅“对不对啊?”“是不是这样啊?”此时好像他是好问的学生,在询问我们这些“小先生”。我们都提着十二分精神,认真思考仔细回答。有时先生会再找一位学生,追一句“他说得对不对啊?”有时老师看我们呆住半天,僵在那里,会来一句“对的啊,你再想想。”

       高三数学是汪浩海老师,也是我们班主任。汪老师给我们带来一股信心,不仅仅是年轻帅气,更是一头乌黑的头发,因为高二开始大家担心脱发问题(桐中数学全省出名,我们猜和老师智力劳动正相关,不然彭老师头发全白,刘老师头发少),看到汪老师就看到了希望。

       几年后,汪老师就是数学教研组组长,至今仍然一头乌发。我们相信汪老师不仅智力超群,又有秘诀护身,下次回校一定要请教一下。汪老师每晚熄灯之后,都要在教室窗外转几次,陪伴我们到深夜。在汪老师淳淳教导之下,我们一改高一高二的心神不定,最终在高考中取得了佳绩。

2022030603.png

汪浩海老师

       徐来顺老师教我们英语,人如其名,不紧不慢,笑口常开,顺顺利利结束高一英语。高二到高三的英语是吴老师带的,吴老师英语教学一流,那两年他的孩子不幸生重病,占用了大量精力,好学气盛的我们不明真相,还为此闹过情绪。

       大学入学英语测试,以便实行分层教学,听力直接懵掉了,和闽琼等地的同学分到C班。但桐中人不服输,敢拼搏,最终和A班B班同学同时拿到了CET-4证书。现在行走海外,英语基本够用了。因此英语和老师有关,和我们自己更有关,桐中给我们打上努力奋斗印记,奋进的人生都好命。

       物理是汪顺芳老师,他同时是七班(明星班)班主任。李东升经常拿全年级第一,梅杨是广播站人气主播,清脆的声音在校园回响......汪老师是一位皮肤白皙的高个大帅哥,一手粉笔榜书让人赏心悦目。

       每次上课,都是提前来到教室外,下课铃响还要再讲几分钟,下一堂课老师在走廊徘徊几次,汪老师才恋恋不舍离开讲台。幸亏隔壁班隔壁就是洗手间,不然上厕所都赶时间。正是这股敬业精神熏染,让我们对物理着迷,为伊消得人憔悴,衣带渐宽终不悔。

       化学罗伟老师是明星,人帅颜值高,教学成果优异,在全省化学教学届声名远扬。听罗老师的课是一种享受,因为讲课特别通透,简洁易懂,总是让你一下子抓住关键,直达核心。同时既不要求记笔记,也不怎么布置作业,经常也不批改,但是就有一股魔力,让我们自我驱动爱化学。

       多年以后的苏州,同届黄同学喝酒说起罗老师,心怀无尽感激。高一高二,他化学一直稀里糊涂,直到高三,有幸听过罗老师一段时间课,以前的浆糊脑袋一下子开窍了,化学从懵懵懂懂,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,最终高考化学帮了大忙。

2022030604.jpg

罗伟老师慰问贫困村

       暑假的化学奥林匹克集训,题目都忘光了,只记得比赛前一天,厕所旁边的水池下,我们一字排开,用凉水冲澡的冲澡,洗衣的洗衣。突然,一阵音乐声传来,一看,宿舍的空场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摆了一台电视,放起了《蜀山传》。好学的人啊,冲洗好后,瞄了两眼,抵制诱惑,假装不爱,走进教室,继续埋头书海,不知道罗老师当时是否感慨。

       语文是李佳老师,李老师的课轻松活泼,我们上得自在。我们班女生少,女老师更少,李老师到来,为我班阳刚之气添一份柔美色彩。李老师对我们十分关心,让我们感受到家的温暖。

       王国玉同学感冒时,李老师炖了鸡汤,至今程玉进同学谈起,还是羡慕得流口水。至今,还有同学懊悔,开玩笑说:当年不懂事,错过了李老师家的两个双胞胎千金,“这样的丈母娘打着灯笼找不到哇。”

       高三语文,我们迎来了陈玉莲老师。陈老师语速快,声音清脆,说话时,如摇动一串银铃般好听。陈老师干练美丽,如玉般的温润,如莲般的散发馨香。儒雅博学旁征博引,抽丝剥茧层层辨析,引我们入文学的殿堂观摩,让我们沉浸在语文之美中,爱美之心,听课认真,常常没听到下课铃声。

2022030605.png

陈玉莲老师

       理科班的学生,学起文科更加认真开心,因为桐中文科老师自带风采,都是万人迷。桐中牛人创造了佳话,比如学了理科,高考选了文科卷,竟然考得很好;更牛逼的是学了文科,高考考了理科卷,竟然也考得非常好。

       大胡子胡万胜老师带我们体育,他也是三班班主任,两个班级的操劳,让胡老师华发早生。我们班的体育人才济济,女有黄健丽、江丽晨、陈艳,男有大个子李、江庆、章天忠、罗传威、高江海等,田赛径赛都是好手,运动会上,胡老师脸上大大有光,笑成一团花。

       胡老师的历史课,吸引力太大,我的课本上,布满红杠绿叉,还有胡玉堂老师风趣的话。胡老师梳着大背头、光光的前额放光芒。上课不看书,慢条斯理的讲,笑眯眯,一笑眼睛就没缝,三十年了,脑中这画面竟没有变化。

2022030606.png

       紫藤花边上,有个阅报栏。每次打好饭,穿过半山阁,端着搪瓷把缸,在报栏一边看文章,一边享受饭菜香。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,而少年最关心国家,报栏前是观念展示场,背后的政治老师就是辩论的理论靠山,我们的靠山就是周治老师。

       周老师年轻帅气,修炼得稳如泰山。漫步入场,不紧不慢,不带教案(或摆讲台之上,从来不看),或靠或倚讲桌面上,开门见山“请同学们翻到XX页,把这几句记上”,也不怎么板书,然后就是神侃,将时事和理论联系上,条分缕析,剖析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透透亮,令人佩服徜徉,迷人微笑就像弥勒佛像。我们私下常常感叹“什么时候也能够有这样的口才啊。”现在一想,这哪里是口才可以概括,这是智慧之花在迸发。

       梦中的银杏树啊,叶生叶落,银杏果也结了一茬又一茬;恩师的音容笑貌,年复一年,常常浮现在眼前,模样仍如当年。我多想回到从前,坐在讲台之下,混沌渐开专注听您讲话。


作者简介:汪礼祥 金沙国际官网1995届校友 国机集团海外项目部经理   


文章转载自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wtmuvwKIP8Fdfx0LhjH4uA


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
皖公网安备 34088102000273号     |     皖ICP备17008546号-1

Copyright ? 2007-2019   金沙国际官网-「官方网站」   版权所有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.

电话:0556-6121503   地址:安徽省桐城市公园路10号

技术支持:桐城网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